中共从江县委统战部
|
|
|
|
|
|
|
|
|
|
最新提示:
 聚焦“助推西部发展建设‘一带一路’南向通道” 全国政协副主席  04-15  贵州召开全省统战部长会议  02-09
   热点文章
  概况信息
  联席会议新闻
  统战动态
  多党合作
  民族宗教
  非公经济
  党外知识分子
  港澳台侨
  机关党建
  统战理论
中共从江县委统战部 > 联席会议新闻 > 文章内容
【启程】新春伊始,让我们从重温习近平总书记的交友往事开始....
时间:2018-02-23 11:45 来源:未知 作者:从江县统战部 点击:
不少朋友都知道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北正定工作的事儿,但相信很多人不知道他在正定曾与两位无党派人士结下深厚的友谊。新春伊始,小编就和大家一起重温习近平眼中的无党派朋友和无党派朋友眼中的习近平…….在那尘封多年的往事中,您是否感受到习近平总书记心中浓浓的“朋友情”“统战观”?

 

 

“大山是一位非党民主人士,但他从来也没有把自己的命运与党和国家、人民的命运割裂开。”——这是习近平悼友旧文《忆大山》中的一段话。

贾大山,1943年出生于河北正定古城一个普通家庭。曾任正定县文化馆馆员、正定县文化局局长、正定县政协副主席,河北省政协常委、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其作品《取经》,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1997年,贾大山因病逝世。河北省正定县是习近平与无党派人士贾大山相识、相知的地方。在这里,习近平与无党派人士一起经历过哪些往事呢?

贾永辉是贾大山的儿子。他回忆:“父亲经常给他讲起习近平同志第一次来家的情景:相互问候之后,两人便开始了漫无边际地闲聊,文学艺术、戏曲电影、古今中外、社会人生,无所不及,无话不谈。虽然第一次见面,但他们却像多年不见的朋友,有说不完的话题,表不尽的情谊。临别时,我父亲还拉着习近平同志的手久久不愿放开:近平,虽说我们是初次见面,但神交已久啊!习近平同志看重父亲的人品和文品,和他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在《忆大山》中,习近平也写下了两人熟识的过程:“我们的交往更加频繁了,有时他邀我到家里,有时我邀他到机关,促膝交谈,常常到午夜时分。”文章中还有一个细节:“记得有好几次,我们收住话锋时,已经是次日凌晨两三点钟了。每遇这种情况,不是他送我,就是我送他。为了不影响机关门卫的休息,我们常常叠罗汉似的,一人先蹲下,另一人站上肩头,悄悄地从大铁门上翻过。”贾永辉说,父亲也好几次提起这些往事,每次说的时候都是乐呵呵的,在大家眼里,习大大是个重感情的人。

习近平深情评价贾大山同志:“作为一名作家,大山有着洞察社会人生的深邃目光和独特视角。他率真善良、恩怨分明、才华横溢、析理透澈。对人们反映强烈的一些社会问题,他往往有自己精辟独到、合情合理的意见和建议。因此,在与大山作为知己相处的同时,我还更多地把他这里作为及时了解社情民意的窗口和渠道,把他作为我行政与为人的参谋和榜样。”

1982年冬,贾大山在众人举荐和县领导的反复劝说下,出任正定县文化局局长。他虽不太愿意为官,但既然当了这个局长,也绝不含糊,一心扑在工作上,为正定的文化事业“辛劳奔走”。这都被当时的正定当家人习近平记在心里,《忆大山》中写道:“上任伊始,他就下基层、访群众、查问题、定制度,几个月下来,便把原来比较混乱的文化系统整治得井井有条。”在任期间,贾大山非常重视当地古文物的保护、维修、发掘等工作,一旦确认某个文化项目需要款项,便会竭尽全力去跑款项,不达目的绝不休息。正定当地的钟楼、凌霄塔、大悲阁等古迹的修缮工程,都是他去北京跑来的。

何玉,无党派人士,正定县原副县长,1982年3月至1985年5月期间,她与时任县委副书记、书记的习近平同志一起共事,一同分管计划生育、教育、民政、信访等工作。如今的何玉,依然是位朴素的老人,用朴实的河北口音讲述了他眼中的习近平。

“真抓实干,可严格!”是她对习近平的最深刻印象,“当年习近平同志住在平房办公室,吃在大食堂,和我们一起排队打饭,一起在院子里圪蹴着吃饭聊天。‘圪蹴’是方言,就是蹲着。”习近平同志还总结这样吃饭的几个好处:一是边吃边聊,跟开座谈会差不多,二是可以互相监督,三是可以不搞特殊。即便这样的饭,他也经常因加班不能正点吃,和玉说“他经常赶不上吃饭,加班累得一年住了好几次院,还跟我们说‘别对外讲我住院了,没什么事’。”习近平同志曾语重心长地说:“干部长期脱离实际、脱离群众,感情培养不起来。”在他的引导下,那时县委、县政府的大门是敞开的,许多老农背着粪筐就进来了。县里的干部主动与百姓拉家常、问寒暖,听取群众意见。后来,正定形成的许多文件和重大决策都跟这些调研有关。

 

(贵州统一战线宣传联席办    来源:统战新语)



(责任编辑:从江县统战部)